全部
  • (185)

登峰造极丨千年地缸,以爱滋养

有一种花,靠“风雪锤炼”才能绽放,誉为“花中四君子第一”,是寒冬腊梅;有一种酒,靠“娇宠呵护”才能成熟,誉为“中国酒魂”,是清香汾酒。梅花陶醉了人的眼睛,清香陶醉了人的味蕾。这是两种不同的味道和境界。然而,我却看到了“风雪”背后的根骨和“娇宠”背后的精神。“一个个地缸是咱的娃,发酵工就是它的爹和妈……”这句话在汾酒酿造车间已经流传了几代人,不在口中,在心中。初闻此言,我并无太大感触。然而,当我近距离感受传承千年的...

  • 10035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2018.07.19 10:07

“四最”汾酒走入河南,各路英豪论剑中原

根在杏花村,源远且流长!7月15日,“行走的汾酒”2018汾酒文化大巡展在郑州举行,期间举办的“豫见汾酒最清香”河南论坛上,专家学者激情论剑,讲述汾酒问鼎中原之道。河南与山西是一衣带水,水土相接的兄弟省份,滔滔黄河水、巍巍太行山将两省紧密联合在一起。河南是中华文明的重要发源地,与最文化的汾酒有一种天然的亲近感,河南还是全国最大的白酒消费市场之一,诸多名白酒都将河南作为本省之外的重点市场。群雄逐鹿,汾酒要如何...

  • 12034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2018.07.16 11:58

登峰造极丨充满温情的“技艺传承”

【“工匠汾酒”系列之四·制曲篇】 充满温情的“技艺传承”38年前,刚刚20岁的小王师傅,进入汾酒厂制曲班,成为了一名学徒。初生牛犊不怕虎,刚进厂的小王师傅,雄心勃勃,觉得自己很快就能超越大师傅。但,现实狠狠给了他一巴掌。3年学徒生涯过去了一半,小王师傅拉苇杆这一关还没过。这是小王师傅翻“人字形”曲的第7天,一大早,他就拉上线靠上板开始翻曲。弯着腰忙碌了一上午,眼看就要结束了,这时候师傅进来了,看了一眼,一句话也...

  • 11029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2018.06.19 13:45

登峰造极丨世界酒史上最神秘的距离

“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,不是生与死,而是我站在你面前,你却不知道我爱你。”这是泰戈尔享誉世界的诗作《距离》中的名句,它用诗意的语言告诉人们——“距离”的神秘内涵。2018年2月13日,是我在山西杏花村的第5天。这一天,我蹲在汾酒厂一间神秘的屋子里,悟到了泰戈尔描述的那种“世界上最神秘的距离”,我认为,这应该是“世界酒史上最神秘的距离”。这种“神秘的距离”就是——绝大多数人没有见过的“晾曲的距离”,曲坯之间的摆放,居然要求误...

  • 10018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2018.06.11 10:22

喝酒就喝自己喜欢的酒,作家李昌鹏的父亲有茅台也不喝

李昌鹏丨《酒后帖(二章)》数月前,由《小说选刊》杂志社主办的“让小说走进人民”系列活动走进山西汾阳杏花村。著名作家、评论家刘醒龙、王跃文、素素、王山、王干、杜学文、黄跃华、王国平、米米七月、杨遥、李昌鹏、蒋殊、陈佩香、李晓晨等参加采访活动。《小说选刊》杂志社汾酒集团创作基地挂牌成立。采风团一行莅临汾酒集团,煮酒论诗、共话清香、佳作迭出!今择取其中的部分文章陆续刊出,以飨各位看官。李昌鹏,《小说选刊》...

  • 12034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2018.05.10 09:38

莫斯科中餐馆一道菜的翻译,尽显汾酒江湖地位

王国平丨《酒事五章》数月前,由《小说选刊》杂志社主办的“让小说走进人民”系列活动走进山西汾阳杏花村。著名作家、评论家刘醒龙、王跃文、素素、王山、王干、杜学文、黄跃华、王国平、米米七月、杨遥、李昌鹏、蒋殊、陈佩香、李晓晨等参加采访活动。《小说选刊》杂志社汾酒集团创作基地挂牌成立。采风团一行莅临汾酒集团,煮酒论诗、共话清香,佳作迭出!今择取其中的部分文章陆续刊出,以飨各位看官。王国平,《光明日报》副总编...

  • 13609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2018.05.03 11:26

第一次知道“汾酒”翻译一下就是“大酒”,作家刘醒龙真是大手笔

这几年,有一个新词颇为流行。朋友相聚,高兴起来就爱说,喝个大酒。再到喝高兴了,又会将大酒二字倒过来,说成是今天酒喝大了。常言当中,所谓大酒,无非是指那些性烈的尤物。声称酒喝大了的,只不过是饮者状态开放,与谦谦君子相去远了些。人世间真的有种称得上大酒的。同样,人世间也确曾有过将酒喝得很大很大的。有河有水的地方,那种叫很大很大的东西就生长得多一些。一条河,无论是大是小,只要想象那从最初的一滴水,一点点...

  • 12034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2018.04.19 16:23

古代最有趣的三首清明诗!古人真是会玩

冬去春来,又见清明节。千百年来,写清明的诗,浩如烟海,可车载斗量,其中不乏上乘之作。笔者刘继兴遍览典籍,筛选了古代写得最有趣的三首清明诗,以飨读者。01一首是南宋诗人高翥的《清明日对酒》:南北山头多墓田,清明祭扫各纷然。纸灰飞作白蝴蝶,泪血染成红杜鹃。日落狐狸眠冢上,夜归儿女笑灯前。人生有酒须当醉,一滴何曾到九泉。高翥的这首诗被收入《千家诗》,千百年来倍受青睐,许多人对之印象很深,如“我自横刀向天笑”...

  • 11144
  • 0
  • 1
  • 0
2018.04.06 13:59

一文读懂杜牧情‖传世名篇《清明》中的杏花村

要是有人对唐诗的知名度做一个排行榜,那么这首诗绝对能进前十名。清明时节雨纷纷,路上行人欲断魂,借问酒家何处有?牧童遥指杏花村。诗曰《清明》,作者是杜牧。几乎所有的识字华人,皆能背诵此诗。一公元825年,即唐敬宗宝历元年,在长安长大的杜牧,从陕西蒲城出发,踏上了去往山西的旅程,满脑子的诗与远方。这一年,他23岁,风华正茂。这一次的游历,杜牧先后到了山西的潞州(长治)并州(太原)汾州(汾阳)等地。这可不是...

  • 4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2018.04.05 22:36

十余学者证实:杜牧《清明》诗中的杏花村确在山西汾阳

4月3日,由山西省社会科学院、中国唐史学会、汾酒集团联合举办的“纪念杜牧创作《清明》诗1193周年暨2018年春季汾酒文化论坛”在山西杏花村汾酒厂隆重举行。山西省作家协会主席杜学文、中国唐史学会副会长杜文玉、山西省社科院党组书记、院长李中元,全国人大代表、汾酒集团党委书记、董事长李秋喜共同出席了开幕仪式并讲话,山西省社科院与汾酒集团签订了《战略合作框架协议》。 同时出席本次论坛的还有社科院副院长宋建平、山西省...

  • 14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2018.04.04 10:33